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详细页
您现所在的位置:和记娱乐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法律咨询行业新闻 >
河南高院三次撤销中院判决 嫌犯在所呆10年
2019-09-01 08:44发布人:和记娱乐 来源:和记h88

  春节,万家团圆的日子。而在河南省商丘市的一个所里,作为2003年一起命案“犯罪嫌疑人”的杨波涛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第十个春节。

  13年前的一起碎尸案,让杨波涛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经商丘市中院3次判决,河南省高院3次裁定撤销原判、发回重审,最终商丘市检察院撤销了起诉。十年来,被告人和者的家属都,不断上诉、,他们说:“只想尽快要一个结果。”

  2001年8月16日8时许,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商丘市建筑公司家属楼206室的刘某,发现口放着两个“有点臭味”的黑色塑料袋,“以为是谁家没吃完的肉”,就让丈夫扔到了楼下的垃圾堆。随后一名捡垃圾的老汉打开塑料袋,里面是一条人腿和女性人头。

  8月18日,商丘市平台开发区农民孙某在一处玉米地中看到另一黑色塑料袋,里面包着人的躯干。8月19日,警方在同一地点发现左下肢和双上肢。

  据商丘市梁园(以下简称梁园)的尸检报告、河南省的刑事技术鉴定书,六尸块拼接成一具长约162厘米的尸体,“符合掐、扼颈部、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后又加以分尸”。

  9月7日,商丘市夏邑县桑堌乡李庄村村民李齐明来到梁园大队,称其妹妹失去音信。“听村主任说商丘发生一起案,我来看看。”李齐明说,圆脸、短发、不胖不瘦、脚心有两个鸡眼。

  1979年生,父母、姐姐、两个哥哥均务农,初中毕业后到商丘某技校学习了三个月的裁剪,曾到上海、常熟、义乌打工,在义乌一家服装厂的车间加工衬衣。的父亲李修本记得,当时22岁的到商丘转乘去义乌的汽车,离家时提着一只旅行包。

  李修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警方随后让他看了尸块的现场照片,“光让看照片,天热尸体高度腐坏,当时没法认尸体”,“DNA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才确定是我的孩子”。

  2003年12月26日,梁园据委托市检验鉴定中心进行的DNA鉴定结果,认定碎尸案中的死者为。

  杨春明为桑堌乡杨庄村人,与同龄,两人都曾在夏邑一中求学。杨春明说,初中毕业后没再见过,直到2001年才开始联系。这年8月的一天下午,身在老家的杨春明接到了的电话:“她说‘我在商丘,想去义乌打工,不知道能不能买到车票’。我说‘你要是买不到票就去我租的地方住,钥匙在门市部,你去拿’。她说‘嗯’”。

  “门市部”,为杨春明的哥哥杨波涛的某家电品牌专卖店。杨春明2000年到店里帮忙,租住在商丘睢阳区周园村的民房里。2001年的五六月份,在杨的租房处住过两天。

  杨波涛1977年生,身高178cm左右,父亲为小学教师、母亲务农,有一个姐姐、一个妹妹,1998年毕业于郑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,1999年与大学时谈的女朋友宋某在商丘市“商品大世界”内合开了家电专卖店。宋某称,专卖店2000年4月起盈利。杨波涛的姐夫马江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2001年他与杨的姐姐结婚时,杨波涛送了一套音响,“进价都4000多元”。

  2001年9月10日,杨波涛首次接受梁园大队的询问,称认识,不过8月13日并未联系过、找过自己。警方当时还问他“在商丘有啥熟人没有”。

  杨春明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,有个安徽的男朋友,叫老九,21或22岁,义乌打工时认识,遭到家人的反对;2001年,“老九”来商丘找过。此后,警方曾向杨春明详细询问“老九”的情况。“我二儿子去安徽找过他,当时他去打工了,他娘在家,说他没上商丘去。法律上我不懂,都排除他(的嫌疑)了,我相信。”李修本说。

  商丘市中院曾主持召开了一次座谈会,案件侦办人员回忆,“当时经过调查,被害人家人说被害人不愿意家里的这个对象,我们目标转移了”,“案发后,把目标锁得很广,最后也把杨波涛排除了,后来又查到了杨波涛”。

  “通过对生前活动情况及社会关系调查,发现杨波涛有重大嫌疑,我局遂于2003年12月27日依法对杨波涛采取居住强制措施。通过对杨波涛的询问,杨波涛拒不交代,此案一时陷入困境。我队通过外围调查,也未取得任何突破。”梁园的一份《“2001.8.16”碎尸案侦破过程》显示,2004年6月11日,该案原侦办人员将杨波涛“仍拒不交代”的情况汇报,“领导高度重视,决定对此案强力攻坚”。

  2004年6月15日,杨波涛开始向警方交代其并分尸、抛尸的“犯罪事实”。此后几日连续交代详细犯程并写下亲笔和。“我接到了的电话,她说准备去义乌、买票买晚了准备到我妹的租房处住一晚上。我和她提着行李,到了房间内,当时天热穿得比较少,我突然产生了占她便宜的想法。”杨波涛写道,他将李的双手捆住,和她发生了性关系,要告他,他掐她的脖子,一分多钟后她就“不动弹”了。

  杨波涛向警方交代,当晚他回到门市部后极度恐惧和后悔,第二天购买黑色塑料袋、手套、胶带,用刀和锯将分尸,骑自行车抛尸。

  写下5份亲笔,2004年6月27日杨波涛被刑事,7月6日被。7月29日梁园向梁园区检察院递交起诉意见书,9月5日移送审查起诉。经两次退回补充侦查,2005年7月25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以“故意罪”提起公诉,8月8日商丘市中院开庭审理。

  而2013年1月1日修改后施行的新《刑事诉讼法》,二审法院审理抗诉、上诉案件,发回重审的次数只能1次。“本案如果没有经过上级法院批准延长审结期限,显然是违反法律的。”

  2005年9月1日,商丘市中院以故意罪,判处杨波涛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杨不服,提出上诉。2005年9月12日的上诉状中,杨波涛称之所以做出有罪供述,是因遭到了办案人员的。“他们连着17天17夜把我关在宾馆里,得我出现各种、错觉,就像灵魂飞出去一样;我失去了一切。”他在上诉状中写道。

  2006年6月7日,河南省高院做出刑事附带民事裁定,以原判认定“事实不清”为由撤销原判、发回重审。在省高院对商丘市中院的一份该案发还提纲上,省高院认为有几个问题不明:“分尸现场是否是杨春明的租房;的菜刀、被害人的物品需要查清去处;对抛尸现场提取的指纹应查清是何人所留;查清作案时间时间是2001年8月13日晚还是8月14日晚;被告人提出机关在侦查中有和情节,请查清。”

  2006年7月26日梁园在一份《情况说明》中写道:“分尸现场是杨春明的租房处;分尸时间是2001年8月14日晚;杨波涛所使用的刀以及被害人的物品均无法查找。我局在办理杨波涛故意一案中,没有、等情节。”

  2006年7月4日梁园大队还作出另一份《说明》:“2001年‘8.16’碎尸案,现两处抛尸现场,其中第二现场发现三包尸块,在最东端的一包(装双上肢)的外层塑料袋上,经技术,显出一枚指纹,经对杨波涛十指作比对鉴定,无法认定同一。”

  2006年10月16日,商丘市中院做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:被告人杨波涛犯故意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杨再提出上诉。2007年10月29日,河南省高院再以原判认定“事实不清”为由撤销原判、发回重审。2009年6月12日,商丘市中院判处杨波涛无期徒刑。杨又提出上诉。2009年9月26日,河南省高院又撤销原判、发回重审。

  2012年4月6日,商丘市中院开庭审理杨波涛案,一直未下判决。2013年8月23日,商丘市检察院以本案“事实不清、不足”为由,决定撤回起诉。8月26日,商丘市中院下达刑事裁定:准许商丘市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杨波涛的起诉。

  “案子当时在商丘影响很大。我们也相信,以为他真了,都不想管他,就该。”杨波涛的姐夫马江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后来律师翻阅卷,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  杨波涛的律师、河南显赫律师事务所律师沈祥丰发现杨波涛的口供有上百处矛盾点:抛尸现场、肢解过程、死者姿势、分尸几块、黑色塑料袋的使用、分尸和抛尸工具等细节前后供述都不一致。“对死者的遗物,供述中悉数列举,连商丘去义乌的汽车票价都记得清清楚楚,如让人观看一个用圆规画的鸡蛋,总有太圆的感觉。”沈祥丰说。

  相关询问显示,2004年6月26日,警方向李修本详细询问离家时的穿戴和随身物品。2005年1月6日,警方向商丘市万里汽车站询问商丘至义乌的汽车票价。

  沈祥丰决定为杨波涛作无罪。沈祥丰认为,本案直接缺失、间接因不具有关联性而没有形成链:警方认定的肢解现场等都没有与死者有关联的血、肉、毛发等物,尸块、装尸袋、抛尸现场没有与被告人相关的指纹、手纹、足印、车印等痕迹,也无死者体内受后被告人的排泄物的鉴定;杨波涛是否接到的电话、是否去了杨春明的出租屋,除杨波涛的供述外,没有其他证明。

  商丘曾于2004年9月17日出具的《关于内分泌物为什么没有提取的证明》显示,“已高度腐烂,内外有大量蛆虫,内分泌物无法提取”。警方曾在杨春明的出租屋内提取了一块有少量红色附着物的水泥块,以为有血迹,但2004年3月31日梁园委托的检验报告显示,“附着物检出S、Ca元素”。

  2005年8月17日,商丘市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前曾主持召开了一次座谈会。座谈会上,案件侦办人员认为,杨波涛已做了有罪供述,“确定存在矛盾”、“到现在都没有解决”,“认定案件的理由比不认定案件的理由充足”。

  杨波涛被列为犯罪嫌疑人至此,已历时10年,至今没有。郑州大学院教授、博士刘德法认为,该案走到今日之局面,也许因为案件事实和存在“两难”:既不能排除被告人有作案的嫌疑,也不能排他性地认定被告人无罪。

  刘德法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2012年3月14日修改前的《刑事诉讼法》,没对二审发回重审的次数进行。2013年1月1日修改后施行的新《刑事诉讼法》,二审法院审理抗诉、上诉案件,发回重审的次数只能1次。刘德法说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202条,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在2个月至迟不得超过3个月进行宣判,因特殊情况延长的需报请最高批准。“本案如果没有经过上级法院批准延长审结期限,显然是违反法律的。”

  刘德法认为,现代刑事司法应当是“无罪推定、疑罪从无、非法应予排除、据以量刑的事据所得出的证明结论应当是唯一的、程序重于实体等”,“在该案的诉讼过程中,可能存在相关办案人员司法落后、重打击轻保障的主观认识问题”。

  2014年1月23日下午,商丘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我们已将卷移交,现在正在补充侦查,接下来如何处理根据补充侦查的情况来定。”

  商丘市宣传处处长张大勇否认了检察院的说法。“案件还在检察院。”张大勇苦笑着对成都商报记者说:“如果检察院再退回补充侦查,得给补充侦查意见。这个案子已经审过三次了,我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怎么办。按理说有罪无罪,都可以判了。”

  律师沈祥丰,最近一次到所会见杨波涛是在2012年3月,杨给他留下“很瘦、很急躁”的印象。十年来,被告人及其家属、者家属都在不停地上诉、。杨波涛的姐夫马江波说,他和其他亲属到市、省、各部门跑了不下200趟,杨波涛的父亲替儿已家徒四壁。李修本也说,家人次数之多已数不清,“孩子他娘已经神经,(天)黑了就哭叫”。2月5日,大年初六中午,李修本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的母亲心脏病发作正在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  和记娱乐,和记h88,h88平台官网
关于我们 - 法律知识 - 服务项目 - 新闻中心 - 我要咨询 -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@上海和记娱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2014 沪ICP备14010534号-4和记娱乐,和记h88,h88平台官网